yabocon

  在小说紧张的基调、叙述背后,隐含着一个关于历史小说创作的理论。小说中没有时代错误,但也未出现冗长的页面描述一个时代的服饰、信仰,或者着力于政治以及社会背景的描绘。麦克盖尔将他的角色安置在一艘还得继续行进的船上,角色由此隔离出来,这给了他们一条与世隔绝的界线。但只要他们生活、呼吸,回应着这个世界,紧张感仍旧侵蚀着他们以及读者的想象。

yabocon

  法露迪曾经写过,“在当代文化中,你应该以人们自己所承认的身份去接受他们,变性者是一个不可侵犯的绝对。”

  但这并非一本禁欲者的律法书,小说充斥着暧昧的性,各种强迫喂食以及清理管道。在身体暴力之外还有心理暴力,素食者认为自己需要放血治疗,因为在其世界观中,暴力与一切物质维持相关,无论是肉食、性行为,甚至是护理都属暴力。从家庭、朋友到医生的外部干预都是“被鄙视的”。而谁是这其中真正的受害者?

  在这部小说中,2002年古吉拉特邦发生的对穆斯林的暴力事件仅仅是几个穆斯林为了寻求正义,甚至只是和平共处的动因。但《纽约时报》的书评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一是因为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仇恨不能轻易解决,第二则是在爆破的快感面前,正义不起作用。认为,一枚炸弹是一个孩子,而孩子发脾气则会指向任何东西。”

  渗透或是清醒,法露迪的著作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到最后这似乎也不那么紧迫了。因为斯蒂芬妮多刺而独特的人性掩盖了人们对类别的关注。法露迪甚至开始理解了斯蒂芬妮的承担新身份的勇气,这赋予她一种战争时期的英雄主义。法露迪的父亲会告诉她一个打扮成匈牙利人的纳粹的故事,这个变装者从法西斯的箭十字党派救下了自己的父母。法露迪尚未完全相信这个故事,但她开始了解父亲的勇气。她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性别观念与她疯狂的父母相妥协,但她理解了斯蒂芬妮,这更为重要。

  法露迪曾经写过,“在当代文化中,你应该以人们自己所承认的身份去接受他们,变性者是一个不可侵犯的绝对。”

  The Return: Fathers, Sons and the Land in Between

  在小说紧张的基调、叙述背后,隐含着一个关于历史小说创作的理论。小说中没有时代错误,但也未出现冗长的页面描述一个时代的服饰、信仰,或者着力于政治以及社会背景的描绘。麦克盖尔将他的角色安置在一艘还得继续行进的船上,角色由此隔离出来,这给了他们一条与世隔绝的界线。但只要他们生活、呼吸,回应着这个世界,紧张感仍旧侵蚀着他们以及读者的想象。

  在小说紧张的基调、叙述背后,隐含着一个关于历史小说创作的理论。小说中没有时代错误,但也未出现冗长的页面描述一个时代的服饰、信仰,或者着力于政治以及社会背景的描绘。麦克盖尔将他的角色安置在一艘还得继续行进的船上,角色由此隔离出来,这给了他们一条与世隔绝的界线。但只要他们生活、呼吸,回应着这个世界,紧张感仍旧侵蚀着他们以及读者的想象。

  这种秘密体系就是简·梅耶(Jane Mayer)新书《黑钱》的主题。继承了一家总部位于堪萨斯州威奇托市、现在是美国第二大私人企业的工业控股集团的大卫·科克和查尔斯·科克(David and Charles Koch)兄弟是本书的主角。尽管这家企业是多元化的,但它的所有者的精力却在推进他们保守的政治议程上面。

  怀特海德在这本小说里进行了大胆而富有冒险性的奇想,讲述了一个奴隶通过塞有火车头、车厢以及充斥导水通道的地下铁路逃往北方的故事。作者作为美国国家图书奖的获得者,变化视角,大胆带领读者进入了一个奴隶制叙事的新视域。在这样一个新的视域中,美国的基本罪凸显了,即黑人的历史常常被白人叙述者所掩盖的事实。

  《纽约时报》书评认为,“虽然怀特海德在时间的处理上似乎有所欠缺,但这使人想到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的一个章节。在那一章里面,对香蕉种植园工人的大屠杀被官方版本所否认,因此事实很快被遗忘。但是其中的角色知道他自己看到了什么——成千上万的死者被火车送到海上——他也试图找到一个会记住这段历史的人。但他找不到的:人们总是犯错。从某种意义上说,《地下铁路》是作者怀特海德用小说的力量去重新解释这个世界,并试图将人类犯下的错误扭转过来,而非重复传达我们已知的东西。这是一本对美国的基本罪的探索,也是一本勇敢并且必要的书籍。”

  在2008年5月,德斯蒙德搬到了密尔沃基的活动住房停车场,之后住在北边贫困的出租屋里。那时德斯蒙德还是一个社会学的研究生,他勤奋地记录了这群面临驱逐的难民的生活:这些人支付了他们收入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作为房屋租金,但客观而言,这样的地方并不适宜人类所居。德斯蒙德本人的同理之心以及其严谨的调查研究将“剥削”概念重新引入贫困的讨论中,他展示了如何通过驱逐或监禁剥夺一个人的生活。

  法露迪曾经写过,“在当代文化中,你应该以人们自己所承认的身份去接受他们,变性者是一个不可侵犯的绝对。”

  一直以来,人们对韩国文学似乎知之甚少,。在这本小说中,一个看似平庸,被其丈夫称为“在各方面都表现平平”的家庭主妇,因为一个噩梦成为了一个素食者。韩国作家韩康在寓言中找到了一种处理顺从与颠覆的形式,叙写妻子愈加严重与离奇的自我克制。而以直接生动的英语不加渲染地翻译小说原始的韩语,则使得韩康犀利探讨的原汁原味得以保留。这本小说通过素食,不断探索在恶毒而血腥的世界中保持洁净是否可能。

  在贝克韦尔写得兴致昂扬的几页中,她对于复杂的哲学进行了对话式的阐述,即使最后她自己也在其中落败。当然传记部分的叙写也是极富魅力的。比如萨特在服食致幻剂几个月后,感到他正在被一只龙虾追逐。

  在贝克韦尔写得兴致昂扬的几页中,她对于复杂的哲学进行了对话式的阐述,即使最后她自己也在其中落败。当然传记部分的叙写也是极富魅力的。比如萨特在服食致幻剂几个月后,感到他正在被一只龙虾追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